皮卷E

⬇️
......想要评论|・ω・`)!!
画画真的不容易,非常不容易。难得写文。

!!不换坑了!!我要躺在足球坑底!!!再冷再虐也不走了!!

【200fo点图(带梗!!)+唠嗑】
啊....终于在我碎碎念之下终于200fo了
ヘ(;´Д`ヘ)天知道我攒这100fo用了多久....
虽然我本来也不想纠结这些事,可是这样我连找个机会回报一下各位都很难π_π
在角落里挣扎了很久之后我觉得,不白嫖还是很重要的(๑˙❥˙๑)喜欢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吧,当然还有评论。有人喜欢有人看当然是创作的很大一部分动机啦

也不多说啦这次最重要的是点梗★
不占cp tag啦,看到的小可爱来点个图吧~(・ω< )★
限定足同,cp不限!!(我很杂食)(当然有的不熟我可能就不行了...),单人也可以。
只要给梗!!把梗写出来我画条漫也行(´д⊂)!!只点cp我会手足无措的哦!!我都觉得我需要绑定一个脑洞手了!!
开学了还债比较慢,但是总归会还上的!!
P.S.暗箱操作给我宝贝一幅@他真好看 这次你要给我评论啦,anyway。

TKK/KTK是我近期吃得最甜的cp惹!!!太可爱了www!!

而且有售后!有售后啊!!【掩面哭泣.jpg】

P.S.接下来就要出去玩+开学了so有图的话只能周末发惹TAT

P.P.S我迟迟没有出现的第200fo【欲言又止.jpg】我涨粉特别慢还是怎么样.....神经再大条也感到了苦涩【默然流泪.jpg】

大家好!这些是我的沙雕(图+脑洞)!

cp内容写在p1了,我也不知道这两天吃了什么安利就变成这样子惹。

我的TKK和KTK无差啦

最后2p是HP AU  撞梗都是巧合XD

头一次把tag打满了

【leweus】再度开始 3&4

【假如Marco转会到拜仁】

【no wife no kids no girlfriend!】

【任性地一些用英文一些用中文sorry】
居然憋出了34喜极而泣

————————————3————————————

噢,好吧,即使这几天他还是郁郁寡欢,但....

Reus一次又一次动用自己的腰部肌肉来顶回一个个从面前抛来的球,一边默默计数。

......但是,和足球的接触总是能让他暂时忘却那些烦恼。好吧,不管怎样训练还是令人愉快的。起码在现在这个阶段,他迫切地需要它。

“48,49,50。”数到50时,Reus翻身爬了起来,“到你了,Lewy。”,他拍掉翻滚时裤子上粘上的草屑。

没错,开始训练的第一天他的搭档就是Lewy。

这也没什么关系,Reus想,就像过几天他就可能和穆勒或者是格雷兹卡一起做训练,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不过就是偶尔看到他会想起他们在雪天的晨跑,你追我赶,黄黑相间的围巾,想到过去的相似的训练,想到一顶早就不戴了的鸭舌帽;想到一张照片,一句告别.....

(打住。)

Lewy把球扔给他,躺到垫子上,接下来就由Reus帮他抛球,Lewy前后翻来翻去一次次顶球,看起来就像个不倒翁之类的(当然,他不会说出来的),他抿了抿嘴唇。啊哦,好像没什么话题可聊,虽然他感觉做这种训练时聊天好像不是时候(毕竟Lewy看起来非常专注),但是沉默总是让他感觉不太自在。Lewy一次次颠球,左边那组是博阿滕和哈梅斯——哈梅斯正在垫子上,他圆润的脸和同样圆润的动作构成了一副和谐的画面。

在动作中哥伦比亚人居然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对他露出了笑容,Reus条件反射性地也对他笑了一下。

“Marco!"Marco猛然把视线移回来。

Lewy坐在垫子上,抱着球,那双蓝眼睛正(温温柔柔地)看着他(但Marco早知道他看谁都是这样一幅含情脉脉的样子),说:”我做完了。“

Marco自然地歪过脑袋瘪了下嘴,褐绿色的眼睛朝着Lewy眨巴两下(他根本不知道他这样做有多大的杀伤力。),“ 那我们这组训练就做完了? ”

“恩。”Lewy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

第三天晚上是派对之夜,一个欢迎派对。鉴于有Marco在,Neuer私下嘱咐了其余队员别玩得太浪。

(“听见没有,以后机会还多的是。”)

所有人都热切地答应了他的要求。

所以,现在,晚上8点05分,在他们包下的酒吧里,

(”很贵吧,Neuer?“)

(“欢迎派对要好好搞,第一印象很重要的”)

一部分人正在哄笑着,一边喝着酒(顺便拉着Reus喝酒),期间还穿杂着不同国家的方言,有人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而穆勒已经拽着几个可怜孩子去跳舞了。

Neuer对于今天晚上的状态很是满意,他们甚至只喝喝酒,跳跳舞什么的,看起来完全没有什么看起来可以归类为“太浪”的行为。

被灌了几杯酒的Reus脸上发红地坐到Neuer边上。

“他们可真会玩啊,对吧。”Reus笑着说。

Neuer开始思考该不该让Reus知道一些在甚至是他脑海中都留下了不可磨灭印象的事。

“嗯,对呀。”最终他这么说,暂时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

“Marco。”一个在嘈杂中显得格外清醒的声音在这时闯入了他们的对话。Lewandowski坐在了Reus的另一边。

为啥Lewy总是待在Marco身边?他们以前就这样吗?Neuer挑了挑眉。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强烈地想要去厕所待着的冲动。

“哦,我要去趟厕所。”于是Neuer起身,向酒吧后门走去。

——

Lewy坐在他身边,似乎突然陷入沉默状态,实则他在思考该如何开口。怎么就这么难。

Reus当然也有很多话想和Lewy说。

可是。

他不知道他想和Lewy说的话是否和他想和Hummels说的相同,或者和诺伊尔,或者穆勒和博阿滕。

他不想去想,他反正想说,什么溜到嘴边就说什么好了。

“没想到我们还能再做队友,Lewy”

“对啊。”

“我其实有的时候觉得很难过。”

“因为我来了拜仁?”

“差不多,呃,当然,更多的是因为我离开了多特蒙德。”

“嗯....这太突然了,其实离开是一件很难的事,尤其是当你听到几万观众都在喊你的名字,在球场里。”

灯光朦胧里Reus用力眨眨眼睛。

“嗯...唔,对....”

Lewy没回复他的支支吾吾,只是注视着他,Reus头一次在别人的注视下感到不自在。

“Lewy,你别老盯着我。”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觉得自己肯定是喝醉了。

Lewy垂下眼轻笑,转过头去。就在此刻Reus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

但和一个大大的拥抱一起袭来的Hummels完美地让一切回归了正常。

“拜仁的大家是不是都挺好的!”他说的像个感叹句。

“嗯嗯嗯那当然。”Reus像是在掩盖什么似的快速点头。

“在拜仁你会过的很惬意的。”毕竟....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啊对,“在拜仁你甚至可以踢球哈哈哈哈....你会发现这真的非常写实。”他没有谈到多特。

Reus对于这一点当然是欢迎的,毕竟他可是拍队友丑照大赛的冠军(获奖作品是奥巴梅扬睡觉图)。

他笑了笑。

——

晚上11点45分,Reus开始有点想回家了。以穆勒为首的跳舞帮也跳累了回沙发上瘫着了。

Reus的头脑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清醒一点。快12点时终于大家都起身,套上外套准备回家了。

(“我们居然12点前就结束了派对,太可怕了。”)

Reus也起身,套上他的黑色羽绒服,努力不让自己摇晃,朝门口走去,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格雷兹卡的话,棕色头发的小伙子正在兴致勃勃地给他讲述之前他们狂欢结束时的惨状,Reus没怎么仔细听,好像是个关于把谁从厕所隔间里救出来的故事。

突然有个人搭上他的左肩。Reus转过头。

(果然是Lewy。)

(?果然??)

“Marco,你住哪?”,他微笑着问。

“啊...呃....”他思索一下,然后报出了自己公寓的名字。

“那离我家并不远啊,我送你回去吧?”Lewy又 朝他一笑。

“哦....啊,我有驾照了!我可以自己开车回去.....”Reus骄傲地笑了。

“但是你喝醉了。”

“那你没有吗?难道没有?”

“没有,真的没有,我只喝了果汁 。”

——

晚上12:39 Reus的公寓楼下,街边

“是这儿吗?”

“嗯..我看看...可能吧!”

Lewy看着趴在车窗上的小金毛,心情十分复杂。

“应该是这儿。”Marco再次得出了结论。

“你要我送你上楼吗?”

“不用!”

“好吧,那,晚安,Reus。”他说。

正在开车门的Marco突然停住了动作。他回头看向驾驶座上的Lewy,微垂的眼睛里闪着光。

“我没怪你,Lewy。”他轻声说,“我后来表现的出来的冷漠,你就忘了吧。我们现在也不需要那些了。”

“我知道。”,沉默几秒后Lewy说道。

听见回复后Reus下了车,走进面前的这幢建筑物里。

Lewy开车回家。

(我们还需要时间。)

——————————4———————————————

【突然就都用中文了( ´艸`)】

【本章偏向豆腐视角,放飞自我言情风注意】

——

再次见到他的那一瞬,莱万就知道自己之前的所有自我判断都错了。所有以为自己放下了而感到的庆幸都很荒谬。

罗伊斯并不是没有变化,他更加疲惫,莱万想也许自己也是如此。5年前还属于他的罗伊斯还没有经历过这么多事与愿违,没有经历过那些离别和错过和遗憾,还无时无刻散发出阳光。

但是他在看到罗伊斯在更衣室里,被属于拜仁的一切包围,而他望着他的时候,他却盯着他的眼睛笑了出来,就像很久以前有人告诉过他别再那么做时所形容的那样。

(“莱万,当你注视着一个人的时候,你总是能让那个人感觉你深爱着他,很让人误会啊”)

——

此时还是慕尼黑的2月,没有化雪,偶尔几个日子还会飘飘小雪花,窗户上都是冰霜结过的痕迹。

他们在雪中晨跑,三三两两在几英寸厚的雪上一边聊几句一边跑。

莱万把注意力集中于自己的四肢,力图他们不要被冻僵。但就在此时他看到了独自跑着的罗伊斯,那头金毛落上一些小雪花。

(他们怎么不去呆在他边上,一个人都没有?)

于是他立刻加速跑到他背后,再近一点他就可以伸手拍到他的脑袋。

他慢了下来,挑了挑眉,蹲下来在地上捧了一把雪,用手捏成球状。

他把雪球不轻不重地向罗伊斯背上丢去。

(丢他头的话马尔科会生气的吧,唔,还是不去点小火箭的好。)

受到一击的时候罗伊斯一颤,然后他转过头。上下一白中闯入他的笑颜。

在此刻保持自然天知道有多难,莱万不动声色地想。

“啊——莱万!”他喊道,嘴歪向右边,拍了拍自己的背上的雪,然后蹲下来也捏了个雪球,然后向着莱万丢来。

(他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莱万措不及防被砸中门面。面部传来一阵刺骨的冰凉。

他抬手把脸上的雪擦落,挣扎着睁开眼,啊,马尔科已经跑到他面前了。

“没事吧莱万,”他细微的喘气声近在咫尺,莱万感到他的手摸上了他的脑袋。

他本来打算逗一下他来着(莱万最喜欢的活动之一),他只需要很简单地假装自己眼睛里进冰碴了之类的就可以成功。

可是,他眯着眼睛看见马尔科好像真的有点担心的样子。

“我没事。”于是他这么说道。

莱万的手放下,悬在半空。他突然有种强烈地想要用手背去抚摸男孩脸颊的欲望。

罗伊斯在他面前微低着头,莱万可以看到黑而长的睫毛几不可察地颤动。

仅仅犹豫一瞬他就把手放下,放到口袋里。

(可是我的手好冰。)

——

彼时莱万还在多特蒙德,他和罗伊斯还是队友,他们都还很年轻。如果现在是要让他回忆和罗伊斯(单方面)的开端,莱万想,不如直接切入正题。

不是没有动过心。如果说他们甚至没有一秒是彼此相爱的,那绝对是胡扯。爱上一个人根本不需要多长时间,一次对视,一次追逐他的背影。

.....他趴在他身上,鼻尖对鼻尖额头对额头的那一刻,他抬起手用手背抚摸他脸颊,温柔得就好像他是由白糖堆砌而成的。

也就在那一刻莱万望进罗伊斯的眼睛,在褐绿色的湖水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他知道那一刻他们彼此深爱。

即使只有那一秒。

——

罗伊斯来拜仁后参加的第一场比赛是和索嫩霍夫大阿斯帕的友谊赛。对此大家的态度还相对比较轻松,在德甲的漩涡中这次比赛大概多多少少能带给他们慰籍。

但罗伊斯并没有那么轻松,他希望自己不管到哪都要出众,都要表现亮眼。

比赛到第47分钟的时候金斯利破门,之后就一直保持着1:0的状态。罗伊斯稍稍有点着急。

在第81分钟,莱万给他传球助攻,他打球门左下角,进球。

进球那一刻罗伊斯嗷地大叫起来,张开双臂,血液裹挟这肾上腺素在他身体每一个角落流过。

他在拜仁的第一个进球。

是莱万给了他助攻。他目光立刻锁定了球门另一边的那个身影,然后飞奔向他。

莱万刚来得及张开双臂就被小金毛扑了个满怀,瞬时间他眼前闪过无数个相似的“彼时”。

罗伊斯的头毛毛蹭着他的脖颈,没有说话,此刻动作胜于言语,于是莱万在他脖子上留下一吻。

(我为你高兴。)
(我爱你....)

——


P.S.写到麻木了,其实每次自己写出来的东西修修改改看了好多次自己啥也感觉不到(›´ω`‹ )so请各位小可爱多留些评论嘛( •̥́ ˍ •̀ू )

【leweus】再度开始 2

【假如Marco转会到了拜仁】

本来想憋出23一起发的,还是高估了自己π_π
————

体检后他到了安联球场。

Neuer,有蓝色眼睛的拜仁队长,带他在球场晃了一圈。

“这就是安联球场了,我相信你了解的不比我少,只是接触还不够多。”Neuer在他左侧走着,向他露出了一个友好而自然的笑容。毕竟他们在德国队时也相处过一段时间。“你还该去看看训练场,但是在此之前,你可以先去看看更衣室。”

Reus看着Neuer有点欲言又止的表情,接话道:“他们现在都在更衣室对吧,我是说,我的队友。”

“嗯,他们刚结束训练。”Neuer点头,抬眼看着他,他的眼神里仿佛在以一种莫名熟悉的口吻说着“去吧,玩的开心,多交点朋友”。

“好啊。”Reus答应,Neuer又开口道,这回语气轻松了点,“有不少你之前都认识了,对吧。”他笑得也轻松了点。

Neuer认为这是久别重逢的戏码。Neuer认为这会很愉快。

——

Reus推门进去时,更衣室里很安静,只有淋浴间传来的哗哗水声,但他发誓他在走廊里还听到一阵阵不羁的笑声来着。

Neuer跟在他背后,Reus看不见他的脸,但如果他转头就能发现Neuer努力地向更衣室里愣住的众人传达“我不是告诉过你们他今天过来么?愣着干啥,赶快说些什么啊!”的信息。

最终第一个上前的是Hummels,他大跨步走到Reus前面,给了他一个拥抱,Reus的手自然地搭上他的背。他甚至还没冲澡,身上带着一些汗,但Reus并不介意。

“Marco,我....”卷发男人少有地卡壳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再见到你真的很好,真的很好。”他不住地重复。

“我也是,Mats。”Reus露出微笑,和他其他一切笑容一样有点歪。可是很可爱。可是他自己没有察觉。

气氛仿佛就在那一刻都活跃了起来,回归了拜仁的本色。他们把Reus围住,作自我介绍,说说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似乎并不介意他们曾经做了很长时间的对手。

然后Lewandowski就出现了,他腰间围着一条白浴巾,一边用另一条毛巾擦着头发,从淋浴间里走了出来。

Reus这才发现淋浴间的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Lwandowski当然一眼就注意到了人群中央的他。

他不知道那一刻自己的蓝眼睛里闪出了怎样的光芒。

“Marco!”他不由自主地叫出了他的名字,然后沐浴着队友们慈爱的目光上前,露出了他惯有的弧度完美的微笑,伸出手去。

他应该记得的,但Lewy说实话并不那么确定,

(他拍开了他的手,两次,是因为忘记而逃避么?)

但Marco反应过来了。他微笑着也伸出手。

手心,手背,向上,向下。然后他抱住了他,忽略了自己还没穿衣服的事实。

(他记得,他记得,他记得......)

Marco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轻笑出声:“先去把衣服穿上吧,lewy?”

目睹了全程的Müller咂咂嘴,他们关系真好啊,羡慕,明明我们也是国家队队友来着。

当然,被拍开的手,被拒绝的拥抱,那个眼神,他都不知道。

——

摄影师一连摁下好几次快门,Reus和Rummenigge一起拿着拜仁球衣,在印满了各种logo的背景板前合影。

红白球衣上写着15号。当然,刚开始知道这个消息时他是挺难过的。他喜欢11号,也一直是11号。只是现在他心心念念的那个号码还属于那个娃娃脸的哥伦比亚人,噢,也就是James Rodríguez。

不过如果今年夏天拜仁没有买下James的话,那么11号应该就能回到他手里了。Reus这么想着,呼出一口气,努力露出微笑。

红白球衣,红色的背景板,和他过去的生活完全无关。他从未想过被红白环绕,他最喜欢的颜色明明是黄色。

——

当晚,是一个难得的,Reus沉迷于社交网络的夜晚。他的ins,twitter,甚至facebook(还好他没有开任何提醒,不然他的手机一定会一直振动响铃让他拿都拿不稳)都被各种评论,@,私信轰炸。

大多都是“你怎么能离开多特蒙德??!”或者“回来吧Reus,你不属于拜仁!”。说的轻巧,他怎么回的去?要是能回去,他也希望这一切不曾发生。

(只是那样的话....)

Reus甩甩脑袋,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到手机上。

当然也有比较和谐的类型,比如“你去哪我就去哪”,或者“欢迎来到拜仁”之类的。

他手指继续滑动着,看到了fcbayern已经把他的签约照po了出来,照片上的他笑得很开心,甚至眼角都显出纹路,就仿佛没有一丝违心。

他看向照片下一行几个加粗的点赞用户,比如aussenrist15(Hummels),jamesrodriguez10m10_official(Mesut).....还有_rl9(Lewy)。

看到Lewy的用户名Reus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关注他。

Reus抬手有些愧疚地摸摸下巴,Lewy倒是很早就关注了他,他也理应回关他来着。

但刚开始他真的没有发现,后来Lewy也转会了。

所以,即使真有想起这回事的时候,也就作罢了。

Reus咬了咬下唇,点开他的主页,点了关注。等到下面跳出一行相关人物,他离开了他的主页。

他不知为何有些失神,在首页没有目的地翻了几下,就关掉了ins,然后关机,睡觉,只是有没有睡着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今天的Müller依旧没有被Reus回关。

——

Lewandowski冲完澡,躺到了床上,今天晚上并没有什么活动,虽说Marco来了,而且他们还没有给他开过欢迎派队。

他百般聊赖地翻翻手机,看看社交软件,点赞了拜伦发的签约照和Reus账号(大概不是在本人操控下)发的签约照。

他的整个社交网络几乎都沉浸在Marco转会的风波中,有不少类似于“你为啥要去拜仁??😭”“回多特蒙德吧😭”的言论。但他们伤心归他们伤心,Lewandowski并不难过。

说白了,他很高兴。

就在Lewy打算退出然后去看《猫鼠游戏》的前一秒,一条通知闯入他的屏幕。

marcinho11开始关注你了哦 刚刚”

他先是愣住了,然后刹那间一股名为喜悦的泡泡在他胸膛里冒出,上升,炸开。

Lewandowski认为这是一个信号,标志着他们又走上了同一条路,他们即将继续他们5年前没有完成的一切。

——
woc居然被屏蔽了(这么清水!!不过找客服小姐姐很快就解屏了,嗯,客服真好:3。

#都是猫化(除了豆腐

#垃圾图预警

p2是crissi(草稿流orz实在画不完了

p1姑且 ? 算是上一张的后续 ?

在写文与画图之间反复横跳

【leweus】再度开始 1

【假如Marco转会到了拜仁】

——————————————————————————————

难以置信。

傍晚,Marco走在回公寓的路上,多特蒙德熟悉的建筑环绕着他,还有在可爱的街道中来来往往的人们,不时会有一两个脖子上围着BVB围巾的行人会兴奋地过来跟他打招呼并真诚的祝愿他下个赛季更好,不要再为伤病烦心之类的。以往他会回以同样的热情,感谢他们。但该死的从今天起一切都要不同了。

Marco努力牵扯出一个歪歪的笑容回应着他们,假装什么都没有改变,即使事实并不是这样。他强忍住从心底冒上来的想要抱住眼前人哭一场的冲动,继续向公寓走去。

难以置信。

悲伤。

这是此刻Marco心里唯一两个在叫嚣着的情绪。

他不明白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他从来就不想离开这支球队,离开这座城市。他本来打算让自己的职业生涯结束在多特蒙德,这么多年来即使有太多的事情都令人难过的留下遗憾,留下空白,但起码还有这一件事是完美无缺的。但现在他历来为人称道的忠诚,也要被打上一个问号。

他被转去了拜仁,拜仁慕尼黑。被转到那一片红白海洋之中。球队高层那些不容置疑的单词在开着暖气的室内让他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

(我要转去哪?我问。他们说,拜仁慕尼黑。)

Marco也很想爆发一场,像个一点就炸的火箭一样横冲直撞,拍着他们的桌子质问他们原因,大声叫着我要留下来。

如果他是19岁,而不是29岁的话,这事会好办得多。

最终他只是双手紧握成拳,直到关节泛白,直到失去知觉,直到掌心到现在都还在隐隐作痛。

(我要转去哪?拜仁慕尼黑。)

太阳落下了。天空形成从玫瑰红到深蓝色的渐变,路灯打下的橙黄色的灯光洒在他背后。可他好冷。Marco沉默地往前走,微不可察地颤动。

听到门在他身后关上,Marco把自己摔进了沙发里。面部传来的窒息感让他感到一股没由来的安心。同时他感觉自己鼻子有点酸。

他好久没哭过了。

他用尽力气翻过身,脸颊和布料之间的摩擦让他眼眶湿润。自上而下的暖黄色灯光也只让他眼角泛红。

他本能地想把想哭的欲望压下去。

但是,但是,但是。

这是为了多特蒙德,是为了他在这里的6年时光,为了南看台的那片黄黑海洋,

(“Marco!” “Reus!”)

为了他的队友们,为了法夫尔。拜仁当然是支很好的球队,更不用说....

更不用说那里还有他所熟悉的人们。那几张时隔经年却依旧清晰的面孔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他眼前。

(你要去拜仁?是。)

“管他呢...”Marco颤抖地吐出几个单词,水光覆盖了他褐绿色的眼睛,他把那些无关的回忆通通丢开,然后放弃了控制自己,让那些滚烫的眼泪随意流下。今夜为了多特蒙德。

————————

他坐汉莎航空来到了慕尼黑。

(我真的可以来接你的,你不熟路,拜仁的副队长Müller坚持道,真的不麻烦。不,还是算了吧,我可以找到我住的地方,我保持着轻快的语调回复。)

飞机落地后,他没有直奔安联球场,而是先去找他租下的房子。到慕尼黑之后,他不可能天天住酒店,或者每天开5小时车回多特蒙德,所以租房看起来是最佳选项。

(我很高兴留在多特,这里是我的家。我将会为多特倾尽全力。)

但是慕尼黑寸土寸金,高昂的年租金让他在和房主通话时不自主龇牙咧嘴。即使这些年租金想比他的年薪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他根据房东给他发来的密码打开了门上的电子锁,他深呼吸一下,打起精神推开门。房子看起来比照片上还要好,干净简洁,略微带点暖色调。沙发和他原来的很像,只是是灰蓝色的。开门进来看到的是客厅,他换上拖鞋,把行李暂时堆在了门口,一边不慌不忙走过客厅,向左是餐厅和厨房。餐厅桌子上摆着几株蓝紫色的小花,似乎还别着一张白色的卡片。

他刚向着餐桌走去时,他手机一阵振动,是一条短信。

他自然地掏出手机,然后在看到发件人的时候愣住了。

没想到多年后那个人的名字又浮出水面。

(他的蓝眼睛注视着我,说,我叫Robert Lewandowski。我尝试了几遍,还是没有成功读完他的名字。我说,你的姓好长,那到底怎么读?)

lewy:Marco,你来拜仁了?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真的很高兴,拜仁也是一支非常优秀的队伍,你会喜欢上这里的。我真的好高兴。

Marco看着屏幕上的这条短信,不自觉牵动右边的嘴角。这人似乎总是这样,总是不屈不挠地向他示好.....即便面对他一次次的冷漠相对。

(你叫我lewy就好,他看着我一笑。我说,好吧,lewy。)

Marco回神,把手机放回了外套口袋里。

餐桌上的确放着一张卡片,是房东写的,还散发着矢车菊的香味。他轻轻拿起它。

欢迎来到慕尼黑,Reus,加油。

——————————————————————————————
注:“我很高兴留在多特,这里是我的家。我将会为多特倾尽全力。”这句基本是马口原话。

p.s.现实向的确难写>

meow,是猫咪化~!

我觉得今天我还能画出傻白甜很不容易,毕竟今早又被豆腐丝虐哭了一会QAQQQ

日更的我真是太帅气了

就酱,好想他们见一次面,恩大概就期待11月了......

脑补一下学院AU....不管怎么样都很好吃!!!(我觉得马口笑起来真是太可爱了555

吭哧吭哧吭哧

p2很迷:3

吸一口豆腐丝——啊,是50年入国民党的感觉。

而且!很感谢 @一大口胸肌 大大同意我画《明知故犯》(2)最后的那一小段啦!!太喜欢那篇文惹!!推荐大家都去看XD!!

那个片段是p2

放暑假了我爆肝,嗷!